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女人创业本是梦
女人创业本是梦
女人对自己的白皙高挑,艳丽抚媚与优雅风度有绝对的信心,毕竟三十多岁的女人,历经风雨,风??与俏丽犹存,以激情的沉淀作为容妆,以认知的积累作为裙衫,优雅华贵,淡定从容。平时总是有些新点子让自己显得与众不同,心里透彻、平和宽容,举重若轻、举轻若重;张弛自如、相得益彰;虽还有失衡的瞬间,但依靠心智、恢复平衡、站稳脚步,散发别样的致命吸引魅力。而甚至对谈吐语气丶手势优雅的处理,她都能事事圆融地同时兼顾。

  那天一早,女人醒来似乎心事重重,她一手创办的货代公司今天要与国企船公司签订张美西合约,签成,今年生意就稳当无虑了。她双手打开两扇门的大衣橱,把一排衣服从左至右细细慢慢地看一回,再巡了回去。她决定穿件俏丽的小短裙,就在这种全体女人都穿长裤的时代里。这小短裙其实不长不短,虽是膝盖以上,距离公认的迷你裙,还差了好几公分。轻佻的女人只有轻佻的男人才看得上眼,成熟而慷慨的男人才是她诱惑的猎物。所以,她怎能不懂如何利用成熟而迷人地打扮去迷惑船公司经理,让这老头顺利签个好约?这款裙子的质料轻薄如羽翼,陪上法国款式的细小奶罩,既不觉得累赘而且透明性感,配上象牙色蕾丝衬衫,正是对这种艳夏日子最肉感的诠释。

  女人不疾不徐地带上白色大门,瞥眼看见门口右方站立的青翠盆栽,她告诉自己下班后要记得浇水,就像照顾好自己,千万别枯萎了。电梯直达地下层,今早不用费心招呼邻居,没人、没事、没纠纷。黄色宝马跑车昨天就已让保养厂擦得晶亮,天晴了,不用担心再溅污。把车从住处大厦的停车场开入船公司办公大厦的停车场,今天只花了四十三分钟,顺畅的交通让女人更加神清气爽,身上的Prada Candy香水味特别愿意在这时候显示自己的飘忽气息。电梯上达楼层。只要她一闪进,接待处的妹妹总是起立对她微笑问安。女人这双白嫩大脚与十颗葱白皙嫩的脚趾头,塞在故意买的小一号两寸透明高跟凉鞋里,露出诱人的滚圆脚馒头,“吧嗒、吧嗒……”行走在柔软的地毯上踏出一个个追着她一足迹的小圈,女人走过销售处,向左弯进船公司的经理室。她坐下来,短裙飘了飘,皮包就搁在原木桌脚,嘴角泛起了甜甜微笑等待着经理到来。

  色迷迷经理推门入内,张大眼睛惊艳的盯瞧着,女人一头浓密的秀发整齐拢在脑后,皮肤白嫩细腻,俏脸上略施粉黛,显得清纯优雅,柳眉媚眼嘴角轻启,顿时满脸含春似笑似嗔,风情荡漾向经理点了点头。女人虽然在复杂货代圈子里打滚了好几年,身,是守身如玉的,心,是纯洁无暇的。所以女人对丑恶和贪厌的人性轻率是低估了,恶野狼经理老头使出了欲擒故纵手法,开门见山的说,「真不好意思,今年集装箱太旺了,我们不准备与你们签约喽。」女人晴天霹雳,暮然一禁,恳求道,「呀!大经理,帮帮忙呗,求求你,开个例呗,你们不签,我死定啦,我已经答应货主啦,公司就得赔货主啦!」「答应货主是你家的事,要我开例!?你可知道这儿潜规则吧?!」徘徊在现实与理想之间,女人臣服了,无奈又抚媚轻轻的点了点头。

  「话讲明白,运价的百分子五回佣先送来。女人做生意,要开放搞活,3P,4P你也要同乐一起扛。通过我们这关,你还得让我们上海总公司主管满意喔?同意,就进隔壁房间吧?」女人如待宰羔羊,毫无选择,绯红了脸嘟了下咀,老头经理立马变脸说,「这么啦,我们不勉强你,不愿意,就请吧!」女人想到公司的处境,员工十几人,食指浩繁,不得不委屈自己,轻轻点点头,莲步轻移推门进入经理的套房!色迷迷的经理随即掩上门,随口说道「脱吧!」女人羞红了脸,背对男人,她的背部很漂亮,如玉的背脊打直,形成优美的弧线,她慢慢将衣服往上拉,稍稍侧过头来看男人的反应,女人带羞的侧脸超性感的,半转不转露出一点点峰胸倍加诱人。女人的屁股微微往后挺一下,曲线毕露,放慢了动作慢慢褪去衣衫。随着手指滑过身体的线条,男人的眼神一眨不眨的离不开她的动作。忽然他的眼神落在女人嫩白的大脚上,那细致的脚趾头就如重瓣的花蕊,姣妍欲滴。在她脚掌上隐约可见的纹理间散发出淡淡的沁人心脾的和着微弱汗味香,鹅蛋般圆滑细腻的润红脚跟由足底到小腿颜色逐渐过度到藕白色,脚后跟白色中透着淡黄色。温热诱人的脚底板,泛着潮红的脚掌由于出汗的缘故极其柔软,从脚掌到脚心颜色渐渐由细腻的红色转为极浅的粉色,五粒脚趾几乎是透明的粉红色,象一串娇嫩欲滴的葡萄,她的整只脚柔若无骨,男人过来把它贴在脸颊上,玉足就象一只颤抖的鸟儿,那温热、细腻、滑嫩、润泽的感觉让男人都快疯了。不由伸舌头舔了一下那长长的细嫩中趾,脚汗淡淡的咸味及汗腺分泌的少量油脂和着那绵软滑腻的香浓使男人如痴如醉。情不自禁对着柔嫩脚掌疯狂地舔食起来。先是她的脚底板,然后是她的趾缝,最后吮吸她的细长白嫩的脚趾头。男人的嘴痴迷地伏在女人的脚脖上,光滑、圆润的脚踝、莹白的脚腕,丝柔、软缎般清滑的脚背就在他的唇下,玉脚背上细腻的肌肤上若隐若现的筋络纤毫毕现在他的眼前。那惊鸿一瞥的脚底更显柔润异常,脚趾肚的整洁和趾底皮肤更加柔媚;香秘的趾缝白玉般的秀趾丝密齐整的相依偎;男人吸吮着女人的每一个脚趾,一个个小肉粒儿格外可爱。白润柔软的脚掌如松绵的香枕,曲秀的脚心如清婉的溪潭,莹润、粉嫩的脚跟轻揉之下现出微黄,白润凹凸泛起,惹人轻怜惜爱,脚弓向上微微巧起,男人上前用嘴含住她那圆润的脚后跟,用舌头拼命的舔,然后用牙齿轻轻的噣咬着,顺着往上舔到了她的脚心,她的脚心很丰腴,舔起来十分的舒服。男人的舌头又舔到了秀丽脚掌上,这里颜色略红,嫩肉也比较多,但相对脚心来结实一些,女人的脚在吸吮和舔抚下变的亮晶晶的。此时的女人羞答答的抬着她雪白修长的双腿,膝盖几乎弯举到胸前,她的两只嫩脚高举着,而且十个白嫩的脚趾努力叉开向上翘起,这个姿势让她下身最隐秘的部位完完全全暴露出来!在男人暗示下,女人摇晃着富有弹性的峰乳,扭摆着屁股,向男人身上爬去。男人用那双闪着兽性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紧紧盯着女人赤裸的身体,就像欣赏一幅美丽的画。

  说真格的,女人他是玩的多了,可像这样美艳绝伦的少妇,他还是第一次遇到。他知道像这样的女人央求他签约是不敢违抗他的一丁儿的,他已经完全掌握了她内心懦性格。征服女人、蹂躏女人、虐待女人是他的嗜好,什么恋人、妻子,在他看来和那些正儿八经的女人一点乐趣都没有。只有像这种屈服在他淫威下的女人,才是他最喜欢的。而女人白嫩细致的脚踝更激起男人潜在内心噬血残暴的个性!

  「啊……呃……啊……哟」面对羞辱,女人只能用呻吟着反抗,她再也无路可退了。男人蹲下身来,双手抓住了纤细的脚踝,拖着她把她拖到了床边。「把腿分开让我看看!」老头经理喝令她分开双腿。女人感到心灵深处传来奇特的麻痒与羞愧,那是一种透彻心肺的令人欲死不能的折磨。「放了我吧……求求你……玩我够了……」「我……求求你……不行了……啊……」女人一声长长叹息,她快要急疯了。女人知道,自己和一般女人有些不同,兴奋后,阴唇顶端的小阴蒂会涨红冲血,翘硬翘了老高,跟男人小龟头一般!如果这男人咀巴不牢,传说出去,可这么做人呀?

  「还不把腿分开?」,「不……求求你!放过我吧?……」女人哀羞欲绝、不禁淌下泪尝试挣脱,但还是被男人分开她的双腿,她只能紧闭着双眼,满脸屈辱的神色张着大腿躺在床上任男人观赏。

  「已经湿成这样……!你可还真骚啊……咦,你的小肉豆怎么这么大哟?」男人用手指拉开红润润的小穴,她那里还在淌出浪水,粉嫩的阴唇闪亮晶莹,小溪缝内淫水流得湿黏黏的,阴蒂开始微涨了。女人忽然感到奇痒无比又传来一丝疼痛,这是男人将手指入了她的内部,在里面抠挖了起来。「哦……求求你……不要……啊……啊……啊……啊……」可怜的女人想到了合约,她虽然不愿意配合,却也只能无奈地扭动着腰臀,迎合着男人的动作,而阴部奇痒无比,身体依旧越来越燥热,性的快感也逐渐升起。抠挖许久许久,相对于男人的满足,女人张着双腿早已被搞得全身无力,那两片粉嫩阴唇也被的翻开,阴蒂奋力争脱出包皮露出悱红小小龟头,尿道小孔也看得清清楚楚,里面还一涌一涌的冒出浪水来!「过瘾!……我要再看仔细一点!这真的是我看过最美的屄,最性感的阴蒂……」男人声音亢奋的赞美说道。他摸出两副聂子,而女人,她的腿真的没什么力气了,软软的向两边打开。「来让我好好看看你的鲍鱼!」男人一手握一副聂子,将聂嘴扒在女人的耻埠两侧慢慢拉开大小阴唇。「呜……不要……求求你别这样……」女人感到无尽的羞辱,粉红的肥穴真的像鲍鱼一样翻出来,原本覆盖的小阴唇像花朵一样盛开,也许激情吧!阴唇膨胀起来,肉芽和尿孔都看得十分清楚。「自己撸着!让我看看你的阴核最兴奋时会长多大?」男人叫女人自己握住那两支拉开她户的聂子,自己又去取了一特小号的聂子过来。「不……你到底要作什么……作什么?!」女人低声羞愤的呻吟着,但她却不得不接过扒开耻缝深深陷在里的聂子,将她粉红的阴户翻出一大片。男人用小聂子退下女人包皮扒住阴户上端的小肉豆!「啊呀……快住手……」女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最神秘女性生殖器被三只聂子拉开,真的就像他形容的粉嫩鲍鱼夹了个龟头。

  「跑出来了……总算出来啦!!」男人兴奋的叫道,女人的阴核从聂子爪的间隙翘立起来,粉红色的肉芽挤压磨蹭已经翘硬起来了。「住手啊……快别这样……羞死人呀!」女人只能忍着泪发抖的求饶,感到无法忍受的羞耻,聂子一次又一次的磨擦过她最敏感的部位,每一次都给她带来难以忍耐的电麻,她也知道被翻开的户已淌满了水,就像一只淋上汤美汁的肥鲍。尖尖的镊嘴夹住那粒顽皮粉红小肉豆子!「咿……啊……不要哦……」女人感到那里从没这么麻痒过,这种奇怪的感觉有种说不出的怪异却舒畅,雪白的柳腹激烈的缩蠕起来。男人用力夹紧镊嘴间涨大冲血的肉豆、有点颤抖的往上提拎不停的磨蹭。「呀啊……」女人闭上娇眸张大嘴哀叫喘气出来,原本只约二公厘左右的小豆豆躲在包皮里面,现在脱颍而出,被拉成好几倍长,如同一颗花生米,坚硬跳动着!活脱就像男人的高翘小龟头。不死心的男人还不断地刺激、磨蹭涨硬饱满的阴蒂!

  男人感到热血沸腾了,现在女人那丰满的屁股恰好凑到了他的面前,男人自然不会放过,很快,屋子里回荡着男人的腹部和女人肥臀激烈碰撞的声音,还有从女人嘴里屈辱的发出凄惨嘶叫声,里里外外、前前后后如烈马奔腾、石破天惊。不一会,男人就把一股热流直直灌进了女人从未被人开发挞伐过的菊花幽径里……---------------------------------------------------女人拿到了船公司的合约草本。把自己稍稍整理一番,装了啥事都没有发生过,夹紧臀部,踩着小碎步沿着固定的动线走出船公司大门。一向细心的女人在短暂时间里察觉人们的诡异;从刚开始进经理办公室到现在也不过两个多小时,人们似乎换了一张脸;和她擦肩而过的,不但不再给出微笑,更是匆匆转过头去;在座位上的,不怀好意地看她一眼,目光立刻又锁回计算机屏幕上去。还有几个人,根本是斜眼偷看她。到底怎么了?

  她又踩着高跟鞋走了到电梯大堂。这次,没人抬头看她,也没人不小心和她擦肩。在电梯口碰见了经理下属王副理,彼此笑着打了招呼,电梯已来到他们这层楼。门开了,王副理让女士优先,自己随后进入。电梯门关上,通常王副理会问女人下几楼,好为她按楼层钮,现在他却像个犯了错的小学生,努力要把自己的头缩进脖子里,眼睛紧闭。在电梯里原本嬉笑聊天的四个人,也个个锁住了嘴,有的看上,有的看下,就是不看彼此。女人纳闷王副理的变脸,自己按了底楼层钮。对于身后的那四个人,她不明白自己是否突然成了个消音器。

  开车回了家,女人把自己反锁卧倒在地上。屁股洞里还是火辣辣的!发生的每一件事情及事情的每一个细节,在她脑中不断反复翻腾,像永不止息的奔腾巨浪。她头涨燥热,她疯狂无助,她咬噬自己、搥打自己。她希望自己不再有脸,没有脸,就不需要见人。女人不敢出门,她在屋里胡乱踱步、胡思乱想。她悒郁埋怨,悔恨求人过日;然后她看到两周前买的镜子还没拆封……一个圆镜分两边,右半的右边是个半圆,左边有两处凹陷,左半的左边是个半圆,右边有两处凸出,两半相连就成了个正圆,不连,就是不规则造型。敲、敲、敲,女人把左半边钉在墙上,正钉右边时,一失手,右半掉落,女人看到自己的脸在地上摔成碎片,她惊恐大叫,回过头来看左半镜,竟然空白一片!女人发现镜中自己没有了脸……----------------------------------------------------------年前,趁了店铺休息,女人匆匆忙忙将镜子修补好,镜中的女人依然娇艳俏丽,娥眉皓齿媚眼销魂,微微寒霜的俏脸中更形性感,一头浓密的秀发整齐拢在脑后,皮肤白嫩细腻,略施粉黛,显得清纯优雅,柳眉杏眼嘴角轻启半带梨花半带羞嫩的韵味;顿时满脸含春似笑似嗔,风情荡漾。加上保养肉感身材,沉沉的一对34 C大奶子依然坚挺如处子,翘露出来的白嫩酥胸乳沟和粉红色小奶头扎实诱人……下午接到船公司经理电话,不由得女人无法推迟,不得不匆匆赶到船公司联欢会场。值得一提的是,经理要她扮演中国好歌声的女人,以一身裸色短裙现身舞台高歌一曲。在进场前还披着大外套御寒的女人在进场后立马脱去了外套,然后轻扭着丰臀走上了舞台。曼妙曲线的身材立刻展现在众人的眼前,特别是那个肥美的翘臀,裸色的裙子很明显的衬托出了里面的黑色丁字内裤的形状,两片白白的肥嫩屁股若隐若现。唱完回坐,一旁的上海总公司董事长忍不住在她的屁股上轻轻地摸了两下……于是,晚宴结束后,女人并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参加夜宵,而是一咬银牙,向董事长抛了个媚眼 ,然后便回了休息区,找了个有床的小房间,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后,又解下了自己的小内裤,然后侧身躺在了床上……正如意料中的一样,过了一会儿,女人听到了房门被推开的声音,便见上海老董走了进来,他进来后立刻脱去了身上的衣衫,只穿着一条内裤,「妹子的媚眼给我一抛,老哥哥我也放不下了!」 他一进门后便打趣地说道。

  听到男人的话,女人顿时羞涩万分,看到男人淫荡的笑容,更是羞得闭上了眼睛。此刻男人已经走到床边,他伸手抓住女人的皙白脚踝将她的身体翻成卧姿,然后抓住她的腰骨向上一拎,女人的屁股就抬了起来,变成双腿跪在床上。

  女人的身体抖得更厉害了,感到一只手从自己的胯下伸过来,抓住了自己的一只手腕,将自己的手拉到自己的肉屄上,并按着自己的手在自己的肉屄上按压起来。

  天啊!这……男人竟然在让自己手淫。女人感到一阵天旋地转,羞臊和羞耻让她几乎眩晕过去。看到女人虽然沉沦在欲火中,但屁股却一动不动,男人就伸手在她屁股上轻拍了一下,「妹子,到了这个时候,还要这么矜持吗?」「是啊!我今天晚上留下来来干嘛?不就是来想拉拢一下和上海总公司的关系的吗?换句话说,不就是来找肏换张合约的吗? 」想到这里,女人的心情就豁然开朗,既然已经决定放纵了,又何必惺惺作态,大家都是成年人,也都经历过性事了,你情我愿的,又何必放不开呢?

  于是,背对着男人的女人开始缓慢地摇摆起浑圆雪白的屁股……就在女人觉得这样扭摆耸动着屁股,就跟求欢的小母狗差不多的时候,男人平突然把她抱了起来,将她的双手反剪在背后,女人扭动着身躯,不知道男人想怎样。

  男人在女人的耳边轻声说道:「今晚只要你听我的话,我会给你最好的运费让你爽!」女人喘息着说:「我不是淫荡的女人!我们都在这行工作,你不会让人知道吧?」男人嘿嘿笑着说:「你会告诉你爱人,你让我给肏了吗?这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嗯……你……先放开我!我……」

  男人松开了女人,「你再稍微想一想!」,说着,他脱去自己的内裤,就这么挺着根硬挺挺的大鸡巴站在女人的面前……女人心里忽然回想起船公司合约的重要,特别是她手中还有尚未装出的集装箱,没有合约就得赔钱,钱不容易赚到,自己又何必替守住贞节牌坊呢,心里暗自无奈的笑了笑,「嗯……我想要……你!」男人立刻淫笑着抓住女人的双腿把她拉到身边,一根手指插进湿漉漉的小屄,「啊……」女人疯狂扭动雪白的身体,心里困惑起来,坏人 ……为什么只用手指来插我,来侵犯我?……可是就是这样的思想很快就在一阵阵持续的快感中消散了。

  男人一边用手指挖弄女人的小屄,一边在掂一掂品鉴着这小屄的质量,有句土话『是马是驴,拉出来遛遛才知道』,对男人而言,是靓B是驴B,扒了裤子用手指摸摸才知道。

  虽然女人已经三十出头了,但是小屄的紧凑、温润、敏感程度一点也不比那些刚出社会进入公司的新人差,况且这女人的阴蒂已经奋力想躜出包紧卫困住的包皮,不用说,好质量。这一发现使他更坚定了要彻底征服女人的决心。

  女人被男人的手指拨弄得花姿乱抖性奋起来,忍不住向男人祈求般的呻吟着,而且一双手不知什么时候也已经隔着衣服在自己的乳房上揉搓起来,而且不知羞耻地弓起膝盖,大张着两腿,不断地收张着嫩屄周围的肌肉,浪水泊泊而流,吞吐着淫秽的男人手指。男人依旧用手压住女人的小腹,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在小屄中进进出出左左右右扣挖的光景。

  为什么,为什么还不给我?女人脸色潮红,彷佛中了魔似的想着,眼神直直地盯着鸡巴。

  「想要吗?要就说呀……」 男人似乎猜透了女人的心思,轻声地挑逗着她。女人此刻已经真的没有羞耻心了,她忙不迭地点着头,「我要,我要……我现在……就要,给我呀……」「给你什么?」男人的手指在女人的屄腔中旋转轻压着翘高如小花生米的阴蒂笑问。一个指头不够,二个指头,最后,塞进三根指头抠挖着!恍恍惚惚似乎被挖了二十来分钟,女人自己感觉到阴蒂在湿润的蜜穴里几乎翘涨了疼痛啦。

  「给我……给我,你的大鸡巴!」

  「叫哥哥就给你!」

  「你……都是我大叔了啊?哦……好了,好了,哦……哥哥……」男人抽出手指,扶起女人的上身,使她正对床,然后从背后搂住,双手从腋下伸出抓住柔软的乳房,嘴巴含住了女人的耳垂儿。从耳朵上传来电流般的酥样感令女人感到身体发软,「哦……」女人修长而均匀的双腿跪在床上,背靠在男人身上扭动着雪白的上体,同时乳房上遭受着男人双手揉弄令她感到更加刺激,不禁双手反搂着男人的脖子,风情万种,性感至极。

  男人又去亲吻女人肩胛骨附近的肌肤,背后传来一丝痒痒的感觉令她像怕冷似的打了个寒颤,后背的肌肤如凝脂般柔滑,男人的舌头从上面经过,在肌肤上留下了闪闪发光的痕迹。

  「哦……」 女人像闻到最馥郁的花香,深深地吸气,双手无力地垂下,禁不住阵阵抖动,蜜穴不争气的泄出一泡浓香阴精,彻底泻精了!女人美丽的眼睛迷糊起来。

  「妹子,你真是迷死人了,以前还要假装清纯,男人不为你发狂才怪……」男人一边舔她,一边突然揪了一下她的乳头。

  「啊……」女人轻呼一声。

  男人毫不客气地用力揉搓起她的乳房,并重新含住了她的罩门 - 耳垂儿。

  「啊啊……」强烈的刺激使得女人一下陷入狂乱之中,头向后仰去,靠在男人肩上,瘫软的身体随着他用力的揉搓起伏着,夹在一起的两条大腿彷佛难耐地互相摩擦,断续的呻吟也渐渐连成一片,音量也大了起来。于是男人腾出一只手插入女人的两腿之间,轻轻一拨,她那白嫩的大腿立刻软软地分开,男人的手指立刻被屄缝里分泌的液体沾湿了。男人的手指一插入女人的小屄,灼热而潮湿的嫩肉彷佛有了生命,立刻迫不及待地将手指紧紧缠绕起来,而穴内敏感反应的吸力让男人心动。

  「啊,啊啊……」连女人自己都听见自己的叫声无比淫荡地在房中回荡。她强打精神想要合拢双腿,可是身体在男人的玩弄下已经变得很难控制,手指只用力抽送了几下,修长的双腿就重新抖动分开。在男人的玩弄下女人那雪白的躯体像水波一样蠕动起伏,好像没有骨头一般,她的叫声即淫荡又羞涩,欲拒还迎,欲止还兴,彷佛风雨中的弱柳,随风飘摇却又屹立不倒,拒绝一切却又承受一切。男人那插在小屄中的手指滚动、挤压搓擦阴蒂、揉搓乳房的手指、舔弄耳垂儿的舌头同时加重了力度。

  「啊……啊……啊……啊……」 女人全身好像已经完全浸泡在淫荡的水中,发出了哭泣般的呻吟,而女人的阴蒂又冲血肿涨高翘像个男人的小龟头。这坏老总居然用双唇合住高翘的阴蒂,二排牙齿轻轻含咬啮吸女人的阴蒂头部,要命的舌尖不断的挑舔,惹得女人欲死欲生,喘气连连,无法自制。

  「我怎么会这样……,不能自制,不中用,完了!」女人脑海中最后浮现出这么句话,然后意识,灵魂好像一下飞到了天空的尽头,飘飘渺渺,不知所终。 她沉沦、迷失、狂乱、堕落在肉体的淫欲中,白得耀眼的肢体像一条妖艳的白蛇,在男人的咀唇摆弄下蠕动出各种淫荡、淫秽、下流、不堪的张腿、自慰、自捏的姿势……和举动。男人又开始用手指不断的扣挖深掘,而女人则剩下躺在床上不断地抽蓄哈着气。昏乱的头脑终于渐渐冷静,女人依然觉得飘浮在半空中,她觉得自己四肢彷佛蜷在了一起,想要伸直却办不到。 随了男人手指的节奏刷动,浪水与阴精滚滚而泄止也止不住。于是她睁开了困惑的大眼睛,「这、这是什么姿势惹我如此淫荡不堪?我,我到底泻了几回呀?……」最后,女人看到自己被男人从背后抄着膝弯抱了起来,自己的姿势好像婴儿被父母把着撒尿一般。 瞬间她就明白这是男人抱着自己,心里顿时感到无比的羞涩与龌龊。男人抚摸着女人的双腿,将鸡巴慢慢地送入她的屄中,再慢慢地抽出,再插入,再抽出……「啊……喔哟喂呀!」女人又彻头彻尾狂抖一番忍不住轻声呼叫。

  每次插入到底的时候,龟头都顶在女人屄腔处的嫩肉上,她就会像无法忍耐似的轻呼一声,接着又混身一阵抖动抽蓄,下体泌出一股香浓阴精。

  「舒服了吧?看看下边湿成啥样了!」

  女人真的感到屄腔里分泌出的液体越来越多,而且已经沾湿了阴毛,流到了屁股上,那里有一点凉凉的感觉。

  「流了好多骚水啊……」女人想着,她的呻吟声已经渐渐频繁起来。不仅是插入的时候,慢慢抽出的时候也会呻吟一声,屄缝里的嫩肉也会卷紧鸡巴,好像不舍得让鸡巴出去。女人的肉体在鸡巴的抽送下,正一点一点加速淫荡起来。男人抽送的力量越来越加重了,粗大的鸡巴在女人的小屄里如万马奔腾地快速地冲刺着。

  「啊……」 这种加强的刺激使女人大声地叫了出来,叫声一旦开始,就再也止不住了。男人享受听着她的叫声,一边抽送,一边双手抓住她的腰胯,端起白嫩的屁股,女人毫不反抗地被摆成趴跪在床上的姿势。男人狠狠地顶肏着,每次推进时,他的胯骨都会撞在女人白嫩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啊……呜……啊啊……」女人的呻吟声音越来越大。

  「再叫大声些……」

  女人双手撑在床上,被男人平肏折腾得浑身燥热,粉脸绯红,羞愧难当,咬着红唇低下头去,乌黑的长发散落下来,遮住了白皙美丽的脸颊,但是鸡巴在她屄腔中的狂插,令她忍不住抬起头从喉咙深处大声浪叫起来:「啊……啊啊……啊……真受不了……啊……啊…啊哟喂喔…」「哈哈,对!对!就这么叫!妹妹越淫荡,哥哥越喜欢。」女人已经顾不得这话是真的还是戏弄羞辱她,似乎只知道跟着抽送的节奏扭动屁股,拚命呻吟浪叫……男人一边肏着一边想:这个女人看她平日里一本正经,但真是天生媚骨,生性还是很淫荡骚浪的啊!

  「啊……啊啊……啊……啊……使劲……啊……啊!啊!啊!丢啦!我一直在丢喔!」大叫几声过后,男人的身体突然颤抖起来,屁股上的肌肉拚命地一下一下收缩着,雪白的小手突然像抓救命稻草一样抓紧了床褥。男人只觉鸡巴突然被身下美女的嫩肉夹紧,龟头受到温暖的冲击,再也控制不住,便拚命抱紧白软的屁股,将鸡巴插向她屄腔的最深处,然后喷出一股股黏稠的精液。

  「啊……」 女人感到插在屄里的鸡巴不断地跳动着,一股暖流注入身体深处,她用屄腔拚命夹紧了鸡巴不放。

  「哦,你的阴蒂翘了比我还硬!屄肉还不放开,夹得真紧!」女人简直快羞死了,可是阴蒂就是软不下去,而小屄就是不听话不知羞耻地死死缠夹着那条紫红的鸡巴,彷佛要一滴不剩地将精液全部吸进体内。男人终于抽出了半硬的鸡巴,女人立刻像被抽了筋一样软软地趴在床上,分开的大腿根部被蹂躏得一片狼藉,大腿内侧的肌肉微微地抽搐着,阴蒂依然高翘不缩回去,白浊的精液从她的屄缝里溢流出来,淌湿床褥。男人再将鸡巴送进女人的嘴巴里,看着她温顺的舔舐干净自己的鸡巴,然后把女人放到床上,自己也上床,躺在她的边上,一手将她搂在怀里沉沉睡去……有人都注意到了女人在的改变,为此,有人开始质疑何苦自毁玉女形象,而她在茶余饭后表示:「女人过了30 岁,叛逆期才刚刚开始!人可以活得大一点,让自己想象力大、掌控力大,充满棱角和力量,才会更精彩。」女人变坏才有关系,有了关系才有钱,为了关系,付出肯定比收获多了多。随了女人呻吟越来越淫荡,浪水不断地溢流,肉豆涨红翘高又缩了回去,看来女人思想转变也不甘寂寞了,也许未来的某一天会成为话题女人,只是这样的女人也就和其他的混迹于货代圈内的风流女人没有任何区别了!换来点小钱、单身寂寞,婚姻离了如此遥远,漫漫长夜只有靠自慰抑压焚身熊熊燃烧的慾火??!

  诗曰:「靡不有初,鲜克有终。」放荡的女人多有善始,却少有善终。自古无数聪明女人,得势沉潜,韬光养晦,一再感恩,方能保全。女人常常自勉要谦卑、冷静、忍耐,多行实事无奈陪男人上床放荡,人长了美艳不缺关注,何须大张旗鼓、夸夸其谈?莫迷失于男人权威之下,莫沉湎于性爱游戏,更莫放纵肉欲淫荡换来生存,《金刚经》有示:「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女人深刻体会,悲催自己无脸面对自己,也深知此言非虚也。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