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爱爱民族东】(05)
【爱爱民族东】(05)
(五)偷窥
  对了,怕有人把时间序搞错,第三四回都是讲之前的事情,接下来第五回也
是。
  自从玉琴因为无预警闯进我的卧室,想要看我打手枪,却弄巧成拙的让我的
肉棒口射跟吞精后,不知道是刚好她后来都值夜班,还是她在的时候,男友也在,
所以我们两人的裸体游戏中断了好一阵子。
  话说新年刚过,旧历年要来之前,台北才开始有寒流来袭,加上传统的冬雨,
让麻辣锅,薑母鸭,烧酒鸡,羊肉炉成了热门四大锅。常常一周会有三摊这种聚
餐邀约。
  某一天晚上,公司同事邀约到住处附近的五常街的羊肉炉聚餐,想说既然是
走路来的,羊肉炉当然要加点酒来滚才香,那晚大夥吃了两炉羊肉炉才散会。
  快11点才带点微醺的感觉慢慢走回宿舍,打开老旧铁门,慢慢走上楼梯,
二楼的梯间灯光被关了,这样有比较省电吗?
  在3楼梯间看到一只高跟鞋,觉得好像看过,有点眼熟的样子。往4楼的楼
梯灯也没开,因为除了我们外,另一侧的单位好像也是旅居国外,所以除了我们
三个有回来才会开楼
  梯间的灯,顺手打开往4楼的梯灯,吹着口哨往上刚爬上转角,赫然惊见有
一对男女在楼梯间打野炮。
  正确来说应该是我眼前先看到一个男的大屁股,他身上的西装裤已经退的到
大腿处,这个男人身体下面有一双细白的女人腿,女生原本下半身的长裙被掀到
腰部,往下可以看到一件女用的粉红色内裤卷曲退到小腿脚踝快要脱落,女生的
一脚脚上还穿着高跟鞋,但是另一脚没有穿鞋,应该是刚刚我踢到的那只高跟鞋。
  我看男的屁股偶尔才动一下,也不知道我看到着时候是已经射精完事?还是
满身酒气的两人干到醉倒了?
  看看那个男的侧脸原来是室友,那想必下面压着就是玉琴了。
  我用脚踢了一下他的屁股,叫他的名字,他回头一脸傻笑,[ 你回来啦!]
室友一手撑着梯阶,另一手撑着楼梯栏杆,慢慢站了起来,下体的老二晃啊晃的。
  等室友站起来后,可以看到玉琴的双脚交错着,上衣连同胸罩已经往上被推
到脖子位置,露出两个巨乳跟阴毛。
  玉琴其实本来也有点茫,但是看到男友站起来后,旁边竟然站着大狗,眼睛
看着自己的身体,嘴角好像在偷笑。
  玉琴脸红的顾不得胸罩已经歪了一边,拉下胸口的上衣,赶紧把裙子往下拉
好,只穿一脚的高跟鞋快步的跑上去开门,进到屋内。
  室友捡起玉琴的高跟鞋,单手拉着快掉的西装裤,也走回到宿舍。
  我回到卧室脱掉外衣,只穿内衣裤,出卧室到厨房拿啤酒解渴,羊肉炉吃完
真的好渴,我站在阳台一面抽菸,一面喝啤酒。
  回头看到室友也是只穿内衣裤走向我,他大舌头的跟我要根菸抽。
  [ 这么精彩啊?竟然在楼梯打起野炮来,不怕二楼三楼的欧巴桑出来看?]
我递菸给室友,顺便帮他点火。
  [ 没啦!想说日本成人片常常演在楼梯间做爱,晚上回来,突然想试试看,
所以我就把玉琴给压在楼梯上,谁知道晚上我们聚餐时喝太多威士忌了,醉到睡
着了!。] 室友吐着烟圈。
  [ 等她洗完澡后,我再继续,这阵子加班赶出货,常常没回来,我已经快一
两个月没有搞她了,这淫娃应该也快忍不住了。你到时候多担待些,在我们房门
外听她淫叫打打手枪过瘾。] 靠北!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
  [ 你怎知道她也忍很久了?] 第一次听到室友形容自己女友是淫娃,总是试
探一下。
  [ 她啊~ 以前帮我口交都是一下下,还警告我不准射在嘴里。所以更不用提
会吞精了。最近她突然愿意让我射在嘴里,有时候还会吞下去,然后把我的肉棒
舔乾净。] 室友用手示范压着玉琴的头吃自己的老二。
  我看你该感谢我开发了你女友的深喉咙吧!
  [ (手拿那条遗落楼梯间的粉红内裤)刚刚你马子掉在楼梯间的内裤,是吗?
我看你们做爱时,我都是听到你在叫的声音,没怎么听到你马子的叫声?] 干!
一个男的唉唉叫,照赌神的说法应该用剪刀剪鸡鸡。
  室友好像不看日本片,都是看无码的美国成人片居多,每次做爱都会出声,
根本没啥听到她女友叫床声!
  [ 喔!宝贝,你爽不爽! ],[ 宝贝,我干的你爽不爽。] 靠北!又不是广
播剧,还是单口相声。
  [ 那是因为你在家时,我们做爱她都不敢乱叫,说怕你听到会不好意思。不
然你不在家时,她可以会叫得很大声。今天她也点醉,或许会放开一点。] 啤酒
喝完,两人菸也都快抽完了。
  刚刚黑暗的客厅突然有点亮光,应该是玉琴洗完澡出来,浴室的灯光照亮客
厅。
  [ 老哥,我先去洗澡,等等干女护士给你听。] 室友拍拍我的肩膀,一面走
一面脱衣服走进浴室。
  室友进入浴室大约一分钟后,已经听到水声,这时候玉琴悄悄也走出卧室,
经过暗暗地客厅,走来前阳台准备收衣服,看到我在前阳台。
  [ 我叫他不要在楼梯做,这样声音在梯间回音很大,会被已经睡的邻居听到,
他晚上聚餐喝太多,已经喝醉了,也不管我不要,就硬要来,才几下就没力气了。
我被压着也没体力推开他。] 玉琴穿着背心,看起来里面应该是中空的。毕竟男
友等下应该会继续未完成的动作。
  [ 不错的经验啊!我也试过在楼梯间做爱过。一面做一面又担心被人发现,
很刺激的。] 我讲着以前的经验。
  [ 原来你们生都想要尝试在户外做爱是真的? ]玉琴脸红红的。
  [ 如果知道有人在偷看,有时候会更兴奋,更卖力。] 加码一下胡说八道。
  [ 真的吗?有这样的事情!那等一下你会偷看我们做爱吗? ]玉琴被我鼓舞
的兴奋起来。
  (大家是否曾经看过或是偷看过室友做爱的经验?)
  [ 你神经病啊!你们房门跟窗户都关着,我怎么偷看。] 本来我是想回答哪
对情侣做爱想被偷看,嘴巴不知怎么的说了。
  [ 你怎么确定我们房门都有关紧或是有锁上?] 玉琴走回卧室前,突然给了
一个高深的问答题,说完室友已经洗完澡出来且回到卧室。
  我想说他们两个大概也不会出来了,所以也没回房拿乾净衣裤,直接走进浴
室里。
  因为浴室跟室友的卧室只有一墙之隔,浴室的空间很清楚的听到室友的叫春
声跟[ 宝贝,你叫出来啊! ]的声音
  让我硬了!拳头硬了!
  赶紧洗完澡出了浴室,想起刚刚玉琴的话,发现室友房门没关紧,我试着悄
悄推了一下,出现门缝。
  房内光景是进入眼里的是女上男下正在69式,室友腿朝大门躺在下面,他
的脸已经埋没在玉琴双腿之间,视线上看不到门口,所以自然也不会看到我在门
缝中偷看。
  玉琴似乎已经认定我会偷看,眼睛在门被推开时,已经看到我,玉琴头上下
的晃动,让室友的肉棒在口中进出,偶尔用舌头舔着龟头。
  突然间,听到室友拍打玉琴臀部的声响,示意她往腹部肉棒的位置移动,
  玉琴移动臀部到室友下腹部,屁股微微抬起,用手握着男友肉棒,引导进入
自己的小穴内,然后开始上下摇动身体。
  [ 啊……啊……啊……啊……老公,你今天好硬喔!人家好舒服喔! ]玉琴
嘴里发出淫语,双手用力揉着自己胸部,室友的手则是放在她腰部的位置,嘴里
也开始发出淫叫。
  [ 宝贝,你爽不爽?!我的肉棒硬到发烫啊! ]两人互相发出一阵一阵的叫
声,不过我还是觉得室友叫的比较大声(无言)。
  玉琴眼睛迷濛的看着门口边的我,快速的摆动水蛇腰……不到三分钟就KO
了她男友。
  室友大概也是醉了,才刚射完,就已经呼呼大睡。
  只见玉琴把男友肉棒慢慢退出小穴,慢慢把肉棒上的保险套拿下来,随手在
床边抽了几张卫生纸,擦拭男友软掉的肉棒跟自己的下体。
  玉琴抬头看门口的大狗,全身赤裸,肉棒虽然没有全部变硬,但是已经有点
充血。慢慢的爬向门口。
  我看着玉琴慢慢爬过来,以为她是要来关上房门的。
  没想到她到了我跟前,採跪姿,用左手套弄我的肉棒,右手玩弄我的阴囊。
冰冷的手,很快就让我的肉棒升旗高角度变硬。
  玉琴一口吞进肉棒,开始舔舐龟头,我怕太多的动作发出声响吵醒室友,所
以只把手放在她头上,看着她的眼睛,跟嘴里进出的肉棒。
  玉琴一面舔一面用手套弄肉棒,大约5分钟过后,下腹部开始出现兴奋感,
我示意玉琴我要射了,需不需要拔出来,玉琴反而加快嘴部动作,精液喷发在玉
琴口中,玉琴好像怕我喷发的量会太多,嘴中一面接收精液,一面开始吞嚥。等
确定已经不在流精时,开始用舌头由内往外舔舐,到尿道口时,把残留在肉棒内
的精液清洁乾净。
  我捏捏她的双耳,示意她做的不错。玉琴慢慢爬回床上,趴在男友身上后睡
着,我则是拉上房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