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屌丝的野望】(09)
【屌丝的野望】(09)
 字数:10283
 

  王阳在上官怡旁边的桌上放了一沓厚厚的现金,默默地走出房间。虽然上官 怡的表现十分出乎他的意料,但看起来不像是想不开会做傻事的样子,他想不到 别的方法可以补偿她,想来想去自己也只是出得起钱了。他不想再把过多的精力 放在纠结这件事上,事情已经发生了,即便后悔也没有用,外面很有很多事等着 他去做。
 
  度假村一开业,生意就十分火爆。在王阳的精心策划下,度假村里开起各式 各样的农家乐餐厅,还开发并引进了大量的娱乐项目。纯天然的绿色经济吸引了 大量的游客慕名而来,也吸引了更多的外商前来投资,整个山南县都活跃起来, 到处呈现着一片热闹非凡的景象。
 
  度假村生意的火爆也直接影响了周边地段,甚至是整个山南县的房价。越来 越多的有钱人,奔着当地环境的绿色健康,不约而同来到这里买房安家,跟着山 南县的房价,似乎在一夜之间就迅速飙升起来。王阳请林伟业吃饭的时候,林伟 业多次夸奖他的这个度假村项目如何如何出色,有效带动了本地经济的发展,让 他继续好好干,政府绝对不会亏待他云云。
 
  但也有一些坏消息随之而来,仅仅上一个星期,王阳就收到两次出事的报告。 
  起因是有几个小流氓来度假村收保护费,有几个开店的商家不想给,当即被 打得住进了医院。连叶菲菲和周晗雪新开的服装店也受到了牵连,幸好有个认识 老板娘的员工及时报了警,才没给店里造成太大损失。王阳叫小林子去查了查, 那几个小流氓正是汪元青的手下,所以他约了汪元青吃饭,想问问究竟是怎么一 回事。
 
  王阳先喝了满满的两杯,才开口说:「汪老大,我听说前几天有几个人冒充 是您的手下,来我的度假村里收保护费,还把人打伤了。不知道汪老大听说这件 事没有?」
 
  汪元青将手指在桌上有节奏的敲着,微微眯着眼:「明人不做暗事,那几个 人正是我手下的小弟,他们去收保护费的事,我也知道。」
 
  王阳扬了扬眉:「哦?那汪老大的意思是?」
 
  汪元青斜着看了王阳一眼,不紧不慢地说:「王老弟,我汪元青是个粗人, 不像你们生意人那么多拐弯抹角。老实说,当时你建度假村的时候,在拆迁方面, 我汪元青可是帮了你不少忙。现在度假村生意这么火爆,我帮王老弟你大概估算 了一下,你每个月的收入没有一亿,也有个八九千万吧。你是吃饱了,可是我这 帮小弟还在饿着肚子,所以我就盘算着,王老弟你天天吃肉,也给我这帮小弟留 点汤喝,你说呢?」
 
  王阳皱着眉:「汪老大,您帮过我这事,小弟永远记着。汪老大但凡有什么 事吩咐一声,小弟一定尽力而为。不过一码归一码,拆迁那事当时咱们是说好了 的,一口价50万……」
 
  「既然这样,那咱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汪元青不等王阳把话说完,就 一下子站了起来,「我汪元青这把老骨头倒没什么,但凡有口饭吃饿不死就行。 
  我手下那帮小弟就不一样了,他们吃不上饭,真要饿急了闹出什么事来,就 不是我能管得了的了。话又说回来,我那帮小弟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这个当老大 的又不能坐视不管,别忘了,王老弟你的底子也不干净。大不了一拍两散,我汪 元青这辈子早就享受够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可是老弟你嘛,嘿嘿。「 
  汪元青摆明了是要讹诈,王阳虽然心里骂遍了他祖宗八辈,但却不得不强压 着怒气,说了一句:「汪老大,你的意思我明白,你开个价吧。」
 
  「好,王老弟快人快语,我早就说没白交你这个朋友。」汪元青哈哈笑着拍 了拍手掌,接着伸出一根手指:「还是一口价,一千万,之后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我的小弟再不会找你的麻烦。」
 
  王阳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一千万,这个老东西倒是真敢开口。可是如果不 顺着他的意思,要是任由他教唆手下天天到度假村捣乱,到时候损失可就远远不 止这个数了。想到这里,他沉着脸说:「好,我答应你,不过需要你给我一个星 期的时间准备。」
 
  「这个当然。」汪元青呵呵一笑,忽然神情变得阴险,「不过我也得收点利 息对不?我听手下的小弟告诉我,度假村里开服装店那两个老板娘特别水灵,听 说是王老弟你的人。我汪元青虽然老牛一头,但偶尔也想啃个嫩草,嗯,一个不 过瘾,最好是双飞,哈哈。就是不知道老弟你,愿不愿忍痛割爱。」
 
  王阳立时明白汪元青说的就是周晗雪和叶菲菲,心里一怒,差点跳起来拍桌 子骂人,但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强忍着咬了咬牙说道:「两个女人没 问题,不过其中一个是我老婆,我会找另外一个代替。」
 
  汪元青哈哈一笑:「朋友妻不可欺,王老弟你的结发夫人,我这个当哥哥的 当然不会碰了。换别的也行,只要是美女,我都可以接受的。酒我就不喝了,不 过老弟你答应了的事可千万别忘了,哈哈哈。」说着转身带着手下头也不回地走 出了包厢。
 
  王阳恨恨地咬着牙根,砰地一声将拳头狠狠砸在桌上,骂了一句:「老东西, 咱们走着瞧。」猛地抓起桌上的酒杯一口喝干,又重重地放回桌上,开始仔细盘 算起来。
 
  让他一个星期拿出一千万给汪元青,虽然有点困难,但也不是办不到。问题 在于,这一千万是不是真能解决问题,若是让汪元青得逞了这次,难保不会再有 下一次。如果想真正从根本上解决这桩麻烦,就必须想出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一 次性堵住汪元青的嘴,让他再也没有机会找自己的麻烦。
 
  但谈何容易,汪元青在本地的地下势力非常庞大,就连政府和公安部门也不 得不让他三分,更何况王阳只是一个小小的地产商人。不过王阳随即想到那个一 脸猥琐的秦局长,自己刚贿赂了他不少的好处,包括将年轻漂亮的上官怡送给他 当玩物,在他身上或许可以下点功夫。
 
  想到上官怡,王阳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自从那晚他给上官怡下了迷药,把 她送给秦建军蹂躏了一番之后,她好像整个人都变了,脸上再也看不到以前那种 温柔依人的神情。王阳以前每次叫她进办公室,她总是一脸娇羞的神情,半推半 就地被王阳脱光衣服,然后热情地伺候着王阳在她身上发泄。王阳每次完事后经 常会随手塞给她一些钱或礼物,大多数时候她会开心地收下礼物,却会拒绝拿钱。 
  给她下迷药那晚之后,王阳有几次下班后把她单独叫进办公室,她总是一上 来就很主动地把身上的衣服脱个精光。虽然仍旧是很卖力地为他口交,伺候她发 泄,但眼里再也没有那种欲拒还迎的羞涩,取而代之的是出奇的平静。而完事后 王阳习惯性地给她钱,她会毫不犹豫地拿起放进包里,然后留下一句平静的谢谢, 所有的一切看上去就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常。
 
  而最令王阳吃惊的是,上官怡还主动攀上了秦建军。王阳听说她上个星期刚 跟她老公离了婚,并留下房子和几十万元钱作为对她老公的补偿,接着第二天就 住进了秦建军郊区的房子,随时供秦建军玩乐,换来的是一件件光鲜亮丽的新衣 服,和一辆名贵跑车。
 
  王阳不知道上官怡是自暴自弃,还是真的对金钱着迷到如此疯狂的地步,也 不知道她是不是为了报复自己,才故意不辞职而是继续留在公司上班。他现在没 有过多的精力去想这些,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掉汪元青这个麻烦。拨通了 秦建军的手机,半天那边才接起电话,接着响起秦建军喘着粗气的声音:「喂, 王老弟啊,我刚才正忙着呢,嘿嘿,你懂的啊。什么事你说嘛,吃饭啊,哦,行 行,时间地点你定好了发短信告诉我,我先挂了啊。」
 
  挂断电话的一刻,王阳清楚地听到上官怡娇笑着的声音,正从电话那头传来: 「你快点啊秦哥哥,快点进来啊。」然后是秦建军喘着粗气的淫笑:「好妹妹, 我这不是来了嘛,腿张大点,再大点,对对,哇好紧……」
 
  王阳怀着复杂的心情挂了电话,在脸上重重地抚摸了几下,站起身走出了酒 店。虽说他已经决定要对付汪元青,但眼下还不得不暂时与之周旋。汪元青管他 要两个女人,叶菲菲那边他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说,只是另一个女人还没着落。想 来想去,王阳拨通了郝梦的电话:「郝姐,在家吗?是我,我马上过来一趟,待 会见。」
 
  王阳很快开车来到了郝梦家的楼下,他向上望了一眼,看到郝梦家的窗子透 出黄色的光亮。自从周晗雪和叶菲菲开了店之后,姐妹俩每天忙着店里的生意, 有时候还叫保姆抱着孩子去店里帮忙,经常比王阳回家还要晚。好多次王阳回到 家,家里空无一人,又没开灯,搞得他心里也空荡荡的,这种时候王阳就会开车 去郝梦那里。
 
  郝梦每次都会提前做几个他爱吃的菜等他过去,门一打开房间里就是那种黄 色的亮光,王阳很喜欢这种温暖的黄色,那让他感觉到一种家的温馨。王阳突然 想到自己很久没回老家见爸妈了,他有了钱后曾经在县城里给他爸妈买了一套房 子,但他爸妈推说住不惯,一直没住进去过。王阳暗暗决定,等这些事情都告一 段落,他一定回家好好住上十天半月,好好陪陪父母。
 
  上了楼,郝梦家的门虚掩着露出一条缝,那自然是因为知道王阳要来的缘故。 
  王阳推开门走了进去,郝梦正穿着一条碎花围裙,将最后一盘菜放到餐桌上。 
  一看到王阳进来,立时堆出一脸的笑容,脱下围裙洗了手,再过来帮王阳把 外套脱掉,把他拉到餐桌前坐下。
 
  王阳看着半桌子喷香的饭菜,这时候却没什么胃口,随便吃了几口就放下筷 子,接着就是一口一口地喝着酒,神色复杂地看着郝梦。
 
  郝梦以为王阳又想要了,轻轻地递过一个白眼,接着走过来缓缓蹲在王阳的 脚下,伸手拉开了他的裤链。性欲一直旺盛的王阳,今天却表现的不太有精神, 郝梦又是摸又是舔的费了半天劲,他双腿间那具肉棒才慢慢地挺立起来。郝梦在 圆圆的肉棒前端亲了一下,才张口吞进了嘴里,缓缓地上下吞吐起来。
 
  王阳想着汪元青的事,一直有点心不在焉,这时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郝姐, 要是咱俩以后不能再经常见面了,你会怪我吗?」
 
  郝梦微微一愣,暂时停下嘴上的动作,脸上现出失落的神色来。她自从几年 前离婚后,早就下定决心不会再嫁。因为拆迁房子的事,才半推半就地一次次跟 王阳发生关系,后来王阳各方面都一直对她不错,她心里慢慢地也就不再抗拒, 甘愿当起王阳的情妇。
 
  她早就在心底把王阳当成是自己的男人,虽然无名无份,虽然王阳在外面可 能还有别的,甚至很多比她年轻漂亮的情人。但王阳毕竟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 而且对她十分照顾,她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各方面都很不错的小男人。所以只要王 阳每次打电话说要过来,她都会十分开心地为他做一桌可口的饭菜,包括在肉体 上努力地满足王阳的要求。
 
  郝梦呆呆地望了王阳一会,才缓缓吐出了嘴里的肉棒,轻声说:「不会怪你 的。只要王总什么时候有空,想起姐姐来,随时过来都行。姐姐的门……永远为 你开着。」说完这句她低下头,张开嘴又含住了王阳的肉棒,默默地轻轻吞吐着。 
  王阳心里又是感动,又是不舍,但又不得不狠下心继续说:「郝姐,我不是 这个意思。我是说,我想把你送给别人……」
 
  郝梦啊地一声张开口,抬头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王阳,一时愣着说不 出话来。在确定自己没有听错之后,她的眼圈一下子变红,接着双腿一软,扑通 一下坐倒在地上。那条本来已经挺立起来的肉棒,也随之慢慢疲软下来,歪歪地 倒在一旁。
 
  王阳站起身将肉棒塞回裤子里,拉起了裤链,说了一句:「如果你同意,我 会在事成之后给你一笔钱,到时候你不愿见我也行,想像以前一样也可以,我王 阳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接着又深深地叹了口气,继续说,「郝姐,这只是我的 一个请求,并不是逼你非得去这样做,你有拒绝的权利。」他不想再对郝梦用出 像对上官怡那样的手段,他只是希望郝梦能答应他的要求,最多事成之后再在金 钱和物质方面,给她足够的补偿,这样或许能让他自己的良心好过点。
 
  王阳看郝梦低着头不说话,又说了一句:「郝姐,你仔细考虑一下,然后尽 快给我回复吧。」说完走过去拿上自己的外套,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只留下坐 在地上呆了半晌的郝梦,继续呆呆地望着地板。
 
  郝梦一直低头呆望着地板,她早已过了不谙世事的年纪,虽然不知道王阳为 什么要突然把她送给别人,但她猜得到那肯定是出于生意利益上的原因。她不想 去追问个究竟,只是在心里问自己,她可以拒绝这个要求吗?
 
  她的房子是王阳给的,钱是王阳给的,就连屋里的所有家具也都是王阳买的。 
  她没有工作,除了王阳给的这些,她想不到别的办法给自己提供生活来源。 
  如果她拒绝了,她以后的生活该怎么办?如果为了生活随便找个男人嫁了, 万一再遇到一个跟她的前夫一样,欺骗了她的青春,榨光了她所有存款然后跑掉 的人渣怎么办?
 
  很久,郝梦才缓缓抬起头,缓缓站起身走到桌子旁边,缓缓地拿起手机,双 手颤抖着给王阳发了一条四个字的短信:「我答应你。」
 
  王阳这时正坐在楼下的车里,呆呆地望着那扇透出黄光的窗子出神。手机响 起,打开看到了郝梦发来的短信,王阳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拧转钥匙发动了车子。 
  这件事才只完成了一半,还有另一个女人等着他去说服,说服她将她送给别 人当玩物。王阳相信,世上没有哪个女人会心甘情愿,被别人当作玩具礼物一样 送来送去,可是他现在却不得不同时对两个女人,提出这种令她们不会甘愿接受 的请求。
 
  王阳很不忍心,也很不甘心,可是眼前的难关又逼着他狠下心做出这样的决 定,才有可能安全渡过,否则他拼尽努力换来的一切,随时都可能会消失不见。 
  想到叶菲菲那张像花儿一般灿烂的笑脸,王阳不由得又是一阵心疼。他勉强 定了定心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接着脚下用力一踩油门,车子迅速驶出小区, 消失在黑夜之中。
 
  王阳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已经亮着灯,打开门却不见人。他叫了几声,菲菲 的声音从浴室传来:「阳哥你回来啦?今天店里不忙,我就早回来了,小雪她们 要晚点才能回来呢。」
 
  王阳嗯了一声,心想这样也好,说话也方便些,脱掉外套鞋子走进浴室,看 到叶菲菲正背对着门站在镜子前。她的头发上还挂着细细的水珠,显然是刚洗过 澡,修长的身体随意地裹着一条宽松的睡袍,只露出膝盖以下一截紧实得没有半 点赘肉的小腿。宽大的睡袍几乎完全遮盖住她完美的身材,只是将腰间的衣带不 松不紧地打了一个结,才勉强将她那段纤细的腰肢展现出来。
 
  叶菲菲从镜子里看到王阳走了进来,顿时灿烂地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 「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要是小雪知道了,还以为咱俩偷偷约好了的。」 
  王阳没有说话,只是在心里苦笑了一声,然后慢慢走过去从后面拦腰抱住了 镜子前的美人,将脸埋在她白皙的脖子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淡淡的沐浴液味 道混合着沁人心脾的发香钻入鼻孔,让王阳顿时感到一阵舒服和宁静,暂时忘却 了所有烦恼和不开心。他很想就这样一直抱下去,永远不要放开。
 
  叶菲菲感觉到王阳有点异样,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柔声问了一句:「你怎么 了?」
 
  王阳没有回答,只是将嘴唇贴在叶菲菲白皙嫩滑,散发着香气的脖子上,轻 轻地吻了一下,再吻一下,再吻一下。接着,越来越多地吻不断地落在她的脖子 上,她的耳垂,然后是她光滑的肩上。王阳每一下都吻地很小心,很温柔,像是 生怕留下一个极小的吻痕,玷污了她洁白得没有半点斑痕的身体。
 
  叶菲菲跟王阳在一起的日子不算短,也早已用过各种方式,各种姿势,跟王 阳发生过无数次关系。但在叶菲菲的记忆中,王阳从来没有一次,是像现在这样 如此温柔地对待她,而大多时候给她的感觉是,王阳只把她当成一个发泄工具。 
  王阳现在如此温柔的举动,反倒让她觉得有点意外,但她又极度享受这种温 柔,感觉像是心底那一块最柔软的部分,在这一刹那被触动,被唤醒了。
 
  叶菲菲闭上眼,头向后微微仰去,抬手轻轻抱住王阳的头,温柔地抚摸着他 浓密的头发,自她微微张开的樱唇之间,发出一声柔若游丝的呻吟。她感到王阳 紧靠着她臀部的下身迅速鼓胀了起来,但他的吻依然那样轻柔,只是从他每一次 落在她柔软耳垂上的轻吻中,感觉到了他越来越粗重的喘息。
 
  如果是在往常,王阳这种身体上的变化,对于叶菲菲来说是一个信号,用来 提醒她这时应该蹲下身子跪在他的脚下,将他裤子里巨大的肉棒掏出来,含进她 温热湿滑的小嘴中。但王阳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叶菲菲刚要转过身来, 一段细腰就被他抱的更紧,丝毫动弹不得。
 
  叶菲菲不知道王阳要干什么,但王阳仍然如此温柔的轻吻,让她不想去问, 也不愿再去想王阳接下来要干什么。她的身体已经开始融化,她的心已经随之迷 醉,她主动放弃了身上的最后一丝气力,只想做一个世界上最没有抗拒力的小女 人,其他的一切就交给她身后的男人主宰。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她微微张开的 唇缝之间,继续发出一下又一下,轻柔妩媚地几乎能令所有男人都为之酥软的呻 吟。
 
  王阳的双手在她的身上不断地四处游走,隔着柔软宽大的睡袍,轻柔地抚过 在白嫩的脖子,光滑的肩头,饱满高耸的乳尖,最后来到平坦光滑的小腹。他的 大手放在那处平坦的腹际,温柔地抚摸了一阵,然后抓住了睡袍衣带的一角,轻 轻一拉,将那个大大的衣结解了开来。
 
  叶菲菲啊地一声,前面的身体大半裸露在空气中,一阵细微的凉意袭至她的 胸口。这令她终于又生出一丝力气,将整个身体转了过来,将裸露出来的身体, 紧紧靠入王阳的怀中。接着,将两条纤细修长的手臂,轻轻地环住王阳的脖子, 然后抬头将两片柔软的嘴唇,温柔地贴在了王阳厚厚的嘴唇上。
 
  一丝淡淡的幽香自叶菲菲的双唇钻入了王阳的鼻孔,王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然后轻轻含住那两片柔软香滑的嘴唇,温柔地吮吸起来。叶菲菲半裸着的身体, 紧紧贴在王阳的身上,虽然隔着衣服,也能感觉到他胯间的巨物向上高高挺立起 来,已经变得无比粗硬。叶菲菲满意地嗯出一声若有若无的鼻音,一只嫩滑的小 手抓住王阳的裤链,嗤的一下拉开,紧接着从打开的裤缝中灵巧地伸进去探了片 刻,然后掏出一条粗大坚硬正在向上高高挺立起来的肉棒。
 
  「好大,嘻嘻。」叶菲菲突然将双唇移开,像个孩子似的顽皮地笑着说了一 声,然后又迅速贴上了王阳的嘴唇,再次将嫩滑的香舌送了过去。她一边用柔软 灵巧的舌尖,缠住王阳粗硬的舌头不断摩擦旋转,一边主动解开了王阳的衬衫和 西裤。
 
  接着,叶菲菲用一个极其优美动人的姿势,将睡袍自她光滑细嫩的身体上, 抖落在浴室的地板上,然后将完全赤裸的身体,再次紧贴在王阳的裸体上。感受 到那条粗大坚硬的肉棒,紧紧地抵在她柔软的小腹上,她的腹部里那团按耐已久 的欲火,在刹那之间被点燃,熊熊燃烧起来。
 
  「老公,抱我。」虽然有实无名,但叶菲菲早在心里把王阳当成了自己的丈 夫,这一声从未开口叫出过的老公,其实早就深藏在她心底很久。
 
  王阳听话地将一双大手伸进她宽大的睡袍中,在她饱满而柔软的双乳上滑过, 来到她光滑平坦的小腹,紧紧握住了那段柔软纤细的腰肢。在怀中肉体极具热情 的配合下,一下子将叶菲菲整个人抱了起来,那双光滑修长的玉腿,恰到好处地 缠在了王阳的腰间。叶菲菲整个人伏在王阳的怀里,让两具完全赤裸着的肉体紧 紧地贴在一起,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
 
  粗大坚硬的肉棒,自然地对准了那处粉红的嫩肉中间,那处十分温热,极其 湿滑,此刻正不断向外溢着香滑蜜汁的洞穴。接着,那具丰满结实的翘臀,很自 然地向下一沉——粗大的肉棒毫不费力地插了进去,瞬间被吞没在那处嫩穴深处。 
  一道细滑的透明汁液,从塞满肉棒的嫩穴中被挤得溢了出来,顺着粗硬挺拔 的棒身,缓缓地流了下来。
 
  整整半个小时,叶菲菲娇喘的呻吟,王阳粗重的喘息,夹杂着两具肉体碰撞 发出的声音,混和成人类最美妙的音符,充斥着整间浴室,然后到了客厅之中, 最后又来到宽大的卧室里。两具肉体不停地摩擦着,不断地撞击着,越来越快, 越来越猛烈——终于,大口喘着粗气的王阳,抱着满脸绯红急促娇喘着的叶菲菲, 两人同时大叫了一声,双双倒在宽大柔软的床垫上……
 
  叶菲菲整个人一丝不挂地趴在王阳同样完全赤裸的身体上,她将脸贴在王阳 坚实的胸膛上,神情十分满足,好不容易才调匀呼吸,轻声问了一句:「你爱我 吗?」
 
  王阳在一阵激烈的疯狂之后,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脑中还是一片令他感 到无比舒适的空白。叶菲菲的问题瞬间将他拉回了现实,他立时想到了汪元青威 胁他的嘴脸,脸色迅速地沉了下来,神情变得凝重。他没有回答叶菲菲的问题, 却问了一句:「菲菲,你能不能帮我做一件事?」
 
  叶菲菲没想到她的问题却换来王阳另一个问题,十分意外地抬头看了看王阳, 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事情并不寻常,心里也不由得随之一沉。不等她回答,王 阳就用了最简短的方式,把汪元青敲诈他的事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叶菲菲先是 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王阳,接着泪水从眼角缓缓流出来,滴在王阳的胸 前。
 
  王阳心疼到了极点,伸手去擦她的眼泪:「菲菲,我想来想去,这件事只能 这么解决,实在是逼不得已才对你提出这个请求。要是你答应了,事情完成之后, 如果你愿意,你还是我的女人,我还像以前一样照顾你。要是你实在不想答应, 哥也不怪你,大不了我进去坐几年牢,出来以后咱们还像以前一样,只要你不嫌 哥穷。」
 
  叶菲菲就那么一直呆呆地望着王阳,眼里不停地涌着泪。她已经不是第一次 遭遇这种事了,当初她就是被林伟业当成玩物送给王阳的,但当时她几乎没有过 多的难过,很快就说服自己接受了。但这时她的心里却像是被刀绞了一样疼痛, 是因为这种事情两次发生在自己身上而难过,还是因为她对王阳动了真心?她不 确定,但唯一确定的是,她很难说服自己去接受这件事。
 
  可是,如果她不接受这个请求,她能接受随之而来的后果吗?她想到这段时 间以来王阳对她的呵护和照顾,想到王阳每次送她礼物的开心,甚至是无数次和 他做爱时感到的无比满足,心情变得十分复杂。她无数次想过应该怎样去享受生 活,却从来没有一次想过,王阳有一天会离开她,如果王阳真的因此坐牢…… 
  叶菲菲想了很久,像是终于下了很大的决心。她强忍着不断涌出的眼泪,忽 然问出一句:「你爱我吗?」
 
  王阳一怔,随即轻轻点了点头,温柔地摸着她的俏脸:「菲菲,我爱你。」 
  叶菲菲早已不是纯情少女,在上过很多男人的床后,早就对男女间真正的爱 情失去了信心,但此刻听到这极其简单的五个字,却再也控制不住心里的感情, 哇地一声张口哭了出来。她将脸紧贴在王阳的胸膛,大颗大颗的泪珠不断滑落下 来,将王阳的整个胸前都湿成一片……
 
  郝梦答应了,叶菲菲也答应了,这样就为自己争取了足够的时间来对付汪元 青。接下来,只要把公安局长秦建军拉拢过来,扳到汪元青只需要很短的时间。 
  王阳不在乎多花钱,甚至愿意花更多的钱,只要把汪元青整倒,让他落个惨 重的下场,作为跟自己作对的代价。
 
  第二天上午,王阳开车把郝梦和叶菲菲送到了汪元青的别墅门口。两人在王 阳的要求下精心地打扮了一番,郝梦穿了一件红色的短裙,菲菲则穿了一件白色 的长裙,两人都是身材很好的美女,精心打扮了一番之后更是动人。只是两人脸 上的笑容十分勉强,王阳心里有愧,一直不敢去看后视镜里两人的脸。
 
  汪元青很满意王阳送来的两个女人,只对王阳斜着眼甩出一句:「别忘了钱。」 
  接着就哈哈大笑着,搂着两个女人进了别墅。
 
  王阳狠狠地在心里骂了汪元青千万遍,想到两个女人,又是一阵心疼,沉声 说:「菲菲,郝姐,等着我。」接着脚下猛地一踩油门,开车离开了汪元青的别 墅。
 
  汪元青别墅里宽大的卧室中,叶菲菲和郝梦并排躺在一张大床上,她们的双 手被绳子绑在了床头,两人都惊恐地望着一脸淫笑站在床前的汪元青。
 
  汪元青嘿嘿地笑着迅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露出一副松松垮垮的赘肉。他年 轻的时候也曾是个身体精壮的打手,后来上位做了老大,打打杀杀的事自有下面 的小弟去做,慢慢他身上的功夫也就耽搁下来。他人已过中年,性能力也早已减 退,但他生性爱玩女人,所以性趣却是丝毫未减。
 
  看着软软垂下来的肉棒,汪元青有点沮丧地暗暗叹了一口气,从桌上的瓶子 里倒出一粒蓝色的药丸,张口吃进嘴里。想到一会自己就可以再展雄风,老脸上 露出满是憧憬的笑容。
 
  汪元青又玩味地去看床上躺着的两个美人。男人都喜欢年轻的美女,他也不 例外,所以苗条嫩滑的叶菲菲更合他的胃口,不过郝梦那对异常硕大的胸脯,也 同样吸引着他的眼睛。他吞了一口口水,嘿嘿地笑着上了床,在郝梦穿着红短裙, 露出两截黑色丝袜的大腿上坐了下来,接着从床边的柜子上拿过一把匕首。 
  郝梦早就听说汪元青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黑帮老大,心里本来就害怕至极,现 在看到他拿出匕首,脸上的神色更是惊恐,她一边挣扎着被捆绑的双手,一边连 声求饶:「不要,求求你不要……」
 
  汪元青嘿嘿地笑着,缓缓地将刀尖抵在郝梦双乳之间的乳沟,轻轻地划了一 下。锋利的刀尖,立时将她的衬衫划开一个口子,露出一道鲜艳的红色乳罩。一 对白嫩的豪乳在乳罩的束缚下,挤压出一道深深的乳沟。汪元青满意地嗯了一声, 又将刀尖隔着乳罩在她的一只乳房上轻轻地划了一下,一只硕大的乳房立时冲破 舒服蹦了出来,露出一片红色的乳晕。
 
  刀尖的凉意瞬时传遍郝梦的全身,令她不由得打了一个冷颤,立刻停止了求 饶,还紧闭着嘴屏住了气息。生怕呼吸太重让身体欺负的太厉害,被那柄锋利的 匕首划伤了。
 
  汪元青继续在衣服上滑动着匕首,不一会已经将郝梦的衣服划成了一条条破 烂的细条。接着他又如法炮制,将郝梦下身的红色短裙,黑色丝袜全都划开一个 个裂口。甚至是那条细窄的内裤,也在她的双腿中间划出一道裂口,露出一片黑 亮的阴毛,和粉红色的嫩肉。
 
  他年轻的时候身手十分了得,各种利刃也都玩得得心应手,所以他完全不担 心会不小心刺破女人的皮肤。他只是喜欢看着女人惊恐的表情,她们的恐惧会让 自己生出巨大的满足感。汪元青并不急于去玩弄郝梦的身体,在划破她全身的衣 服后,又转移目标,坐在了叶菲菲的大腿上。
 
  叶菲菲看着刚才那一幕,早已吓得花容失色,这时更是不顾一切地挣扎着双 手,不一会,细嫩的手腕就被绳子勒出两道红色的深痕。汪元青心里生出巨大的 满足感,不顾叶菲菲剧烈的挣扎,又将刀尖缓缓抵在了她的胸口。叶菲菲立时停 下了动作,双眼惊恐地看着刀尖,流着泪求饶道:「不要,不要……」
 
  闪着白光的刀尖顺着叶菲菲的胸口,缓缓地滑向她的下身,一路划破了她的 白色连身裙,白色的蕾丝乳罩,白色的内裤,以及透明的丝袜。她所有的衣服, 都在身体上面的裂开一道直直的口子,然后从她光滑无比的肉体上,滑在了两边。 
  这时,汪元青下身的肉棒才在药物的效用下,慢慢地挺立起来。他哼哼笑了 两声,将手中的匕首放在叶菲菲平坦光滑的小腹,然后身子一动将肥装的身体坐 在了叶菲菲饱满的双乳上。叶菲菲心中害怕到了极点,但小腹上传来匕首的凉意, 让她一动也不敢动,只能任汪元青摆布。
 
  郝梦这时正在拼命挣扎着,汪元青瞪了她一眼,抬腿将一只大脚用力地踩在 她那对硕大的双乳上,狠狠地揉搓起来。接着一把揪起叶菲菲的头发,将硬起来 的肉棒粗暴地塞进她的嘴里,猛烈地抽动起来……
 
               【待续】